位置: 首页»傅氏名人 »傅山论历代傅氏名人(一) 复制地址

傅山论历代傅氏名人(一)

 

傅山论历代傅氏名人(一)

  《傅史》,傅山撰,分为上、下及补遗三部分。其中,上收录32人,下收录19人,补遗收录43人,共95人。丁本《霜红龛集》仅收录上、下两部分,且只有评论,未收本传。补遗部分,则全部未收。本文据新版《傅山全书》撰写。新版《傅山全书》不仅将《傅史》包括《补遗》全部收录,而且还依据山西省博物馆收藏的部分傅山手稿进行了校勘和补充,具有很高的使用价值和学术价值。
  《傅史》是傅山对历代傅氏名人所进行的评论,而这些评论是从抄录《说命》、评论傅说开始的。《说命》出自《尚书》,有上、中、下三篇,是记录商王武丁与傅说对话的文献。武丁是盘庚迁殷后第四任国王,是盘庚之侄。盘庚死后,由弟小辛继位, 小辛之后由弟小乙继位,小乙之后由其子武丁继位。武丁青年时曾生活于民间,走访过隐居在虞(山西平陆)的甘盘,并拜他为师。武丁即位后,励精图治, 求贤若渴。武丁梦见个圣人叫说,他画出其相貌,令百官到处找寻, 最后在罪徒中才找到,原来是个奴隶,但仍被武丁任命为相,这是一个破天荒的伟大创举。由于这个创举是在武丁之梦的旗帜下进行的,商朝人特别迷信、相信托梦,所以也就不加反对了。武丁得到傅说后,君臣二人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对谈,这就是《说命》三篇。在对谈中,武丁表现了对傅说的恭谨、期望和信任;而傅说则全面讲述了治国安邦之道。《说命》三篇,被誉为“武丁中兴”的治国纲领;傅说亦被推崇为“贤相”、“圣人”。“武丁既得说,始以傅岩姓之”,自是被尊为中华傅氏开宗立姓之始祖,并载入谱书,世代相传。傅说辅佐武丁长达五十多年,年老归里,定居于虞地傅岩下圣人涧(山西平陆境内)。早在唐代,这里就建有“傅相祠”,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傅说诞辰,都要举行官祭大典。日本侵华期间“傅相祠”被毁,1995年重建,并增塑“圣人傅说像”。
  傅山对傅氏名人的评论是甲申之变后怀着“国破家亡”之痛撰写的。在这些评论中,处处都闪耀着他那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和催人泪下的爱国情操,探讨傅山对于这些人物的评论,对于研究傅山思想发展和变化的轨迹是大有帮助的。本文拟按《傅史》上、下、补遗的顺序,围绕傅山对于每一位傅氏名人的评论,就相关情况略作介绍或说明,仅供阅读《傅史》参考,故谓之随笔。
  一、 傅史上
  开篇傅山就说:“抄史中诸傅成编,有所可否,辄略论之,盖甲申以后事也。” 又说:“傅,吾宗也,但又不敢以厥宗有私好恶焉,犹言法近始也。”在所抄录的傅氏人物中,“否者不论,即可者,亦未尽为吾意中人。”那么什么是傅山意中之人呢?这就是:“忠孝节义,经术文章,功名智勇,载籍备之矣。” 傅山说:“ 人惟其才,才惟其用。故有幸而无所遇,有幸而有所遇,有幸而有大遇;有不幸而无所遇,有不幸而有所遇,有不幸而有大遇。” 等几种不同情况。傅山认为,“不幸而有所大遇,则非人遇之,天遇之也。天遇之者,如无所逃,不得已而承之。”“故说之遇高宗,亦天也。” “天欲中兴商,故小遇说。抄始《说命》,志傅之始自天也。”
  接下来,追述了傅氏之起源。“傅山曰:傅氏,或曰本姬姓之后,古有大繇,出自黄帝,封于傅邑,因为氏。” 傅山的这一说法,出自《新唐书·宰相世系表》,该世系表载:“傅氏出自姬姓。黄帝裔孙大由(即大繇)封于傅邑,因以为氏”。据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记载,唐尧是轩辕黄帝的五世孙,唐尧子朱,封于丹渊,故称丹朱。据《古今姓氏书辩证》载,大繇乃尧之后裔,当然也就是丹朱的后裔,夏后氏封大繇于傅邑,故曰:“傅氏实丹朱之后”。傅氏中,有一支改称貍氏,其后遂有貍氏。貍氏又作狸氏,故又曰“傅氏,貍姓也,实丹朱之后”。这些都属于出自姬姓之傅氏。
  傅氏起源之另一说认为,傅氏出自商朝名相傅说,或者说商朝名相傅说是傅氏开宗立姓之始祖。据《元和姓纂》记载:“傅,殷相说之后,筑于傅岩 , 因以为姓。”《名贤氏族言行类稿》、《广韵》、《姓解》及郑樵《通志·氏族略》均主此说。说,在为相前只有名而无氏。因为当时“贵者有氏 , 贱者有名无氏”, 而说乃是最卑贱的“胥靡”(被用绳索牵连着强迫劳动的奴隶), 当然不会有氏。后来被任用为相后,才以得于“傅岩”地(今山西平陆隐贤社)而被命为傅氏。对此,《史记·殷本纪》有明确记载:“武丁夜梦得圣人,名曰说。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,皆非也。于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,得说于傅险(即傅岩)中。是时说为胥靡,筑于傅险。见于武丁,武丁曰是也。得而与之语,果圣人,举以为相, 殷国大治。故遂以傅险姓之,号曰傅说。”自是凡傅皆祖说。此说为许多姓氏著作所采用,亦为傅氏族人所认可。
  接下来傅山说:“《汉书·功臣表》有贳齐侯合傅胡害以越将从破羽,不知其姓所从来,后亦不再有复姓合傅者。” 这里,傅山先生关于复姓“合傅胡害”的说法,有误。
  经查证,中华姓氏中确实没有“合傅”这个复姓。经核对《汉书·功臣表》,其原文是:“贳齐合侯傅胡害”,而不是“合傅胡害”。显而易见,是傅山先生将《汉书·功臣表》中的“贳齐合侯”误写为“贳齐侯”,又将“合”与“傅”相连为复姓,从而导致了“合傅胡害” 这样的错误。
  经查,《霜红龛集》载:“贳齐侯合傅胡害以越将从破羽”;又查,《傅山全书》同样记载为“贳齐侯合傅胡害以越将从破羽”。而《傅山全书》的这段记载是与山西博物院收藏的傅山手稿核对过的。可见,傅山先生的原稿确实如此。从傅山先生所说“不知其姓所从来,后亦不再有复姓合傅者”的叙述来看,“合傅”并非笔误,傅山先生确实是把“合傅”当作一个复姓来看待的。
  《左传》二傅: 傅瑕 傅傁
  “傅山曰:春秋仅二傅。瑕,乱人矣;傁,殆深士。齐侯伐卫,傅挚右。申驱者,则申鲜虞之子也。傁后二百五十余年,六国赵孝成王时,有武垣令傅豹。又后二十年,有赵将傅抵,皆无大事绩。”
  傅瑕: 傅山评价傅瑕“乱人矣”,其根据是《左传》庄公十四年(前680年)发生的这样一件事:郑厉公从栎地出发,领兵侵犯郑国国都,到达大陵这个地方时,俘虏了傅瑕。傅瑕说:“如果放了我,我即可想法让君王您回国再登君位。”郑厉公与他盟誓后赦免了他。六月二十日,傅瑕杀死了郑子和郑子的两个儿子, 迎接郑厉公回国。但郑厉公回国后, 就杀了傅瑕。其原因是“傅瑕对国君三心二意”,是惹祸乱之人。
  傅傁: 傅山评价他是“殆深士”,即深谋远虑之人。其根据是《左传》哀公二年(前493年)记述的这样一件事:哀公二年,晋国的赵简子送卫国太子回国,在戚地与运粮的齐军相遇,这支运粮军由郑国的罕达、子般领军押送,随即两军展开激战。邮无恤为赵简子驾御战车,卫国的太子做车右。郑国人击中赵简子肩膀,赵简子倒在车里,郑国人缴获了他的锋旗。太子用戈救援赵简子。郑军败逃,俘虏了温大夫赵罗。太子再次进攻,郑军大败, 俘获了一千车齐国的粮食。赵简子高兴地说:“行了。”傅傁说:“虽然打败了郑国,还有知氏在那里,忧患还远没有消除呢!”其后的历史发展证明,傅傁的见解是完全正确的,傅傁是一位深谋远虑的才子。
  傅挚,齐侯伐卫,申驱,傅挚为右。原文如下:《左传》襄公 “二十三年(前550年)秋,齐侯伐卫。先驱:榖荣御王孙挥,召扬为右。申驱:成秩御莒恒,申鲜虞之傅挚为右。曹开御戎,宴父叔为右。” 傅山曰:“申驱者,则申鲜虞之子也。”
  傅山又曰:“傁后二百五十余年,即哀公二年以后二百五十余年,六国赵孝成王时,有武垣令傅豹;又后二十年,即赵代王嘉时,有赵将傅抵。皆无大事绩。”
  西汉诸传
  傅宽 傅介子 傅喜
  值得提及的是傅宽,北地(治今甘肃庆阳西北)人,他曾跟随汉高祖刘邦打天下, 在楚汉战争中又跟随韩信、曹参平定齐地。汉高祖得天下后被封为阳陵侯,排为第 9 位,是汉高祖分封的 18 侯之一。后为齐相国、代相国,后为兼领屯兵的丞相,显赫异常。孝惠五年(前190年)卒,谥号景侯。傅山对于这位在傅氏家族史上战功卓著、权势显赫的傅宽,给予充分肯定。他不呼傅宽之名,而是称他的封号,傅山说:“阳陵,汉初十八侯之一。际会风云,因利灵金,弧矢不虚,自一时矣。” 后来,阳陵侯傅宽传至其曾孙傅偃时,以谋反罪被诛,国除。
  北地傅氏开基始祖傅介子,北地(治今甘肃庆阳西北)人,初从军为官。昭帝时出使西域,道龟兹诛匈奴使者,以功官平乐监。其后又因西域的龟兹、楼兰贵族联合匈奴,劫杀汉官员, 他奉命以赏赐为名,携黄金锦绣赴楼兰。在宴席上刺杀了楼兰王,使经常侵扰汉西部边疆的一些国家受到震慑,以功被封为义阳侯。傅山认为,傅介子刺杀楼兰王是一个骗局,有损汉王朝的威德。然而终于平定了龟兹,只能说是运用权术的胜利。傅山说:“刺楼兰乃诈局,不无损汉威德,不如裴行俭。然而终定龟兹,不致乱,无亦权略盛哉!”唐高宗调露元年(679年),西突厥反叛,裴行俭是光明磊落地率领大军平定叛乱的。很显然,傅山是主张用光明磊落的行为夺取胜利的。
  傅姓在历史上有两个皇后,即定陶傅太后和哀帝傅皇后。定陶傅太后是汉哀帝祖母, 她曾帮助哀帝登极, 被哀帝尊为太太后、皇太太后。傅太后有同母弟四人:长弟傅子孟,其子名喜,少好学问,有志行,名垂青史;二弟傅中叔,其子名宴,宴的女儿就是哀帝的傅皇后,哀帝即位,傅太后即封傅宴为孔乡侯,食邑三千户;三弟傅子元;四弟傅幼君,其子名商,被封为汝昌侯,食邑三千户。此外,傅太后还追尊同母异父弟郑恽为阳信节侯,并封其子郑业为阳信侯。傅氏与哀帝外家郑氏并为权贵, 盛极一时。哀帝驾崩, 元帝皇后之侄王莽执政, 傅氏除高武侯傅喜就封侯国外, 其余皆被流放到合浦(今属广西 )。
  傅喜,字稚游,哀帝即位,以傅喜为卫尉,迁右将军。其时,哀帝祖母定陶傅太后始干预朝政,傅喜乃挺身而出,多次谏阻,引起傅太后不满。后来由哀帝出面,赐傅喜黄金百斤,上将军印绶,以光禄大夫养病。结果又引起朝臣抗议。哀帝遂于建平元年(前6年)初,提拔师丹为大司空,任命傅喜为大司马,封高武侯。傅太后求称尊号与成帝母并尊。而傅喜又与丞相霍光、大司空师丹共同维护朝纲,坚持不可,惹得太后大怒。哀帝不得已遂于建平元年9月,先免去师丹大司空的职务,给傅喜看,迫使傅喜就范。但傅喜却刚直不阿,不予理睬。数月后,建平二年二月,乃免去傅喜大司马职务。傅山对于在当时的外戚中出现傅喜这样坚持正义的忠臣,给予很高的评价。傅山说:“高武守道不阿,竟一儒者。呜呼!外戚中乃有稚游。”
  东汉诸传
  傅俊 傅毅
  傅毅,扶风茂陵(陕西兴平)人,东汉文学家, 章帝时曾为兰台令史,拜郎中,曾与班固同校内府藏书,与班固齐名。傅毅与班固同在东汉第一个专权的外戚——窦宪幕府。窦宪, 扶风平陵 (陕西咸阳西北)人 ,字伯度, 其妹为章帝皇后。章和二年 (88年) 章帝死 , 其子和帝10 岁即位, 窦太后临朝,其兄窦宪为侍中, 掌握朝政,后任车骑将军。永元元年(89年) 率军击败北匈奴。后为大将军, 刺史守令多出其门,其家人及奴客横暴不法。永元四年,和帝在宦官郑众等人谋划下,乘大将军窦宪出征得胜归来,调兵遣将控制京城 , 一举收捕窦宪,逼其自杀,夺回政权。郑众也因此封侯,宦官把持政权局面由此开始。其时,班固以撰成《汉书》,扬名天下。而傅毅则英年早逝,名声遂被淹没。窦宪在权势之争中,班固受到牵连,下狱而死。对此,傅山评论道:“然固终以怙宪势死,为古今文人之戒,而毅亦以先卒而无败名。”
  傅育,东汉武威人。对于此人,傅山十分欣赏。他记载道:“食禄数十年,秩俸尽瞻知友,妻子不免操井臼。肃宗下诏追褒之,封其子傅毅为明进侯,食邑七百户。”该傅毅与前述傅毅同为东汉人,是姓名完全相同的两个人。
  傅燮,傅山认为,傅燮“盖两汉傅氏第一流人。” 傅燮,字南容,北地灵州人,少师事太尉刘宽,后为护军司马。傅燮敢于“不畏权阉,抗疏鸣赵忠”,这在当时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。延熹八年 (165年), 桓帝立贵人窦氏为皇后。过了两年,桓帝死,无子,立 12 岁的解渎亭侯为帝,是为灵帝。窦太后临朝听政,其父窦武为大将军执政。窦武与太傅陈蕃谋诛宦官,结果反被宦官击败,从此 , 灵帝完全被宦官所控制。这些宦官贪残异常,如宦官王甫的义子王吉出任沛国相,杀人上万,陈尸示众,民众生活于恐怖之中。灵帝光和元年(178年),他们竟然公开标价张榜出卖官爵,国家级官员三公九卿 ,则通过左右亲信私下交易。宦官赵忠、张让等人,被任命为最高品级的中常侍,称为“十常侍”。灵帝甚而说:“张常侍是我父,赵常侍是我母。”“十常侍”专权,宦宫更加肆无忌惮,朝政黑暗到了极点。在这种情况下,傅燮挺身而出,抗疏赵忠,自然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。所以,傅山对傅燮给予极高的评价。
  东汉诸传
  傅嘏 傅巽 傅彤 傅士仁 傅婴
  傅嘏,字兰石,三国魏北地泥阳(今陕西耀县)人,傅介子后裔。魏正始年间(240—249年),官至尚书郎, 迁黄门侍郎,后为河南尹,迁尚书, 因功被封为阳乡侯。主张“才性同”, 与何晏等割裂才性的看法相对立。但由于傅嘏仕魏,傅山对他评价不高,且有点挽惜。傅山说:“不问兰石所仕何时何人,但观其行事,岂不居然名臣?”
  傅嘏子傅祗,字子庄,性至孝,以才识称。晋武帝时为太子舍人,累迁散骑黄门郎,赐爵关内侯,食邑300户,母忧去职。服终,为荥阳太守,因治水有功,迁常侍、左军将军。他明达国礼,西晋制度很多都出自他之手。傅祗子傅宣,字世弘,好学,尚弘农公主,怀帝时官御史中丞。年49卒,无子,以傅畅子傅冲为嗣。
  晋诸传
  傅玄
  傅玄(208—268年),字休奕,北地泥阳(今陕西耀县东南)人,魏晋时哲学家、文学家。曹魏时官弘农太守,领典校尉。西晋时官至司隶校尉,追封清泉侯。他学问渊博,思想深刻,精通音律 ,擅长乐府,以文章闻名。他认为自然界是按照“气”的自然之理而运动的, 并把自然和人类历史都看做一种纯粹的自然过程,他反对有神论和玄学空谈。他主张崇尚儒学,认为儒学乃王教之首。尊其道,贵其业,重其选,犹恐化之不崇。他主张贵农贱商。他提出限制士、工、商人数, 保证务农之需。他还提出封建赋税的征派,应当遵守“至平”、“积俭” 和“有常”三个原则,他建议减轻屯田兵的负担。傅氏家族用“尊儒尚学”的楹联赞誉他。他的著作集为《傅子》一书,已佚,散见于《三国志》等书中。
  傅咸,傅玄子傅咸(239—294年),字长虞,晋武帝时,官至尚书左丞相。其思想深受其父的影响,也能诗文。傅山说他“刚简有大节,风格峻整,疾恶如仇,推贤乐善”。他曾多次上疏,主张裁并官府,唯农是务。认为“奢侈之费,甚于天灾”。傅氏家族用“崇俭抑奢”赞誉他,恰好构成其父“尊儒尚学”的下联。所以,“尊儒尚学”(傅玄)、“崇俭抑奢”(傅咸),就成了傅氏家族广为流传的楹联。傅咸原有集子,已失传。明朝人辑有《傅中丞集》。
  傅山对傅玄及其子傅咸的言行给予充分肯定,他大段大段地转录傅玄和傅咸的上疏。傅道人曰:“休奕父子,皆以建论著于本朝,借为司隶校尉,而性亦刚直相肖,自是傅家有风骨人。”
  南宋诸传
  傅亮 傅弘之
  傅亮 ,字季友,晋傅咸之玄孙, 博涉经史,尤善文辞。曾任东晋中书黄门侍郎,随东晋太尉刘裕北伐,协助刘裕篡位,因功被封为建城县公,入直中书省,专典诰命。后刘裕病死,傅亮与司空徐羡之、领军将军谢晦并受顾命辅政。少帝即位,进中书监、尚书令,领护军将军。后废少帝刘义符 , 迎立荆州刺史、宜隆王刘义隆 (刘裕第三子)为帝,即宋文帝。宋文帝元嘉三年(426年),被诛。
  傅隆,字伯祚,傅亮族兄。隆少孤贫,有学行。元嘉初为御史中丞甚得司直之体,转司徒左长史。博学多通,特经三礼。傅道人称他是“元嘉中通儒”。
  南齐傅
  傅琰 ,字季珪,祖劭,字彦先,官员外散骑侍郎。父僧祐,山阴县令,有能名。傅琰仕宋为武康令,后迁山阴县令,并著能名,二县皆谓之傅圣。赐爵新亭侯。
  梁诸傅
  傅昭 ,字茂远,西晋傅咸七世孙。祖名和之,父名淡,善三礼,知名宋世。傅映 ,字徽远,傅昭弟,三岁而孤,兄弟友睦修身厉行,非礼不行。傅昭为临海太守时,傅映以昭年高,不可连夜极乐,乃自往迎候,同乘而归。兄弟鬓已斑白,时人美而服焉。及昭卒,映丧之如父,年逾七十,哀戚过礼,服制虽除,每言辄感动。傅山评价他们说:“茂远兄弟,斑白友睦,深伤余情。”
  傅歧 ,字景平,北地灵州人。梁武帝大同年间(535—545年),官始兴令,以和言断案,取信于民,深受民众爱戴。太清元年(547年),官太仆、司农卿。其时,专制河南达十四年之久的东魏大将侯景,与东魏实际掌权者高澄的矛盾激化,于是叛降西魏。受到宇文泰猜疑又降梁。梁武帝封侯景为河南王,并令其侄贞阳侯萧渊明统军接应。彭城一战,东魏全歼梁军,生俘贞阳侯萧渊明;同时又大败侯景军,侯景率步骑八百退居寿阳(安徽寿县)。东魏大胜后,复施反间计,遣使与梁朝议和。侯景伪造东魏信件,提出以侯景交换贞阳侯萧渊明及其战俘。梁武帝立即表示,贞阳旦至,侯景夕返。倭臣朱异竭力赞成,唯独傅歧反对,认为这是反间计,切勿上当。但梁武帝一意孤行,完全采纳朱异的意见,结果导致侯景之乱。所以,傅山对于傅歧给予很高的评价,他说:“萧梁三傅(指傅昭、傅映、傅歧),独景平最有用人。其料贞阳之款,以疑侯景,可谓智士。”
  陈
  傅縡,字宜事,北地灵州人。父彝,梁临沂令。縡笃信佛教,尽通其学。为文典丽,性又敏速,甚为陈后主所重。然性木强,不持节操,负才使气,陵侮文物,朝士多衔之。时施文庆等佞亲幸,陈后主对傅縡日益疏远。后施文庆诬告傅縡受高丽使金,傅縡遂被后主下狱。傅縡在狱中上疏,痛斥时弊,不屈而死。傅山评价他说:“终心口如一,不委曲贪生,可取也。”
  北魏诸傅
  傅永, 字修期,清河人。幼随叔父洪仲自青州入魏,寻复南奔。有气干,拳勇过人。年二十,发愤读书,涉猎经史,兼有才干。为崔道固城局参军,与道固俱降,入为平齐百姓。王肃为豫州牧,以傅永为平南长史。齐将康祖、赵公政侵豫州之仓口,王肃派傅永抵御。傅永大败敌军,并生擒公政,押送京师。时裴叔业率军侵楚王戌,王肃令傅永破之,获叔业伞扇鼓幕甲仗万余。两月再捷,魏高祖嘉之,拜安远将军、镇南府长史、汝南太守、贝丘县开国男。其后,又屡战屡胜,享誉北国。傅山评价他“以功名著北五十年”。
  北魏还有傅竖眼, 本清河人。祖父融,南徙度河,家于磐阳,为乡闾所重。融有三子,傅竖眼乃第三子之子。沉毅壮烈,少有父风。入魏,以军功累迁益州刺史。傅竖眼不营产业,衣食之外皆赐夷首,振恤士卒。以恩信为本,保境安民。远近杂夷相率款谒,仰其德化,思为魏人矣。后为歧州刺史,复转梁州刺史。梁州人既得竖眼为牧,人咸自贺。而竖眼至州遇患,不堪综理。其子敬绍险暴不仁,甚为人害。其时,北梁州长史锡木儒率军入犯,竖眼遣其子敬绍率众反击,大破之。敬绍见天下多事,欲杜绝四方,擅据南镇。令其妾兄唐崐崘扇搅于外,聚众围城,敬绍谋为内应。事泄,在城兵执敬绍,白竖眼而杀之。竖眼怨恨而死。对此,傅山评价说:“竖眼为魏尽力于蜀,颇鞠躬间关也。以当时世界论之,敬绍图据南镇,有何不可?惜非其才,且与妾兄图之,宜其败也。从来有大志举事,断无与妻妾兄弟共事者。其事不成,竖眼耻之。至死,势也。若其有成,则竖眼之功名,亦老奴耳。”
  北齐
  傅伏,太安人,少从戎,以战功至大都督。北周武帝领军攻打北齐的河阴,北齐派傅伏自永桥夜入城。南城陷,被围二旬不下,救兵至,周师退。其后,傅伏被提拔为东雍州刺史。北周攻克北齐之晋州后,武帝招傅伏降,傅伏不从;北周攻克北齐之并州后,武帝以傅伏子世宽来再次招傅伏降,傅伏仍不从;北周武帝由邺成至晋周,第三次派人招傅伏降,傅伏闻北齐后主已被获,仰天大哭而后降。北齐军晋州之败后,有仪同叱干苟生,镇南兖州。周破邺,赦书至,叱干苟生自缢而死;还有宦官田敬宜,北齐后主之奔青州,派他出去探测情况,被周军所获,不屈而死。另外,北齐营州刺史高宝宁镇黄龙,北周武帝平齐,遣信招慰,高宝宁不受敇书。范阳王绍义在突厥中,高宝宁上表劝进。范阳王绍义署高宝宁为丞相。及卢昌期据范阳起兵,高宝宁引绍义集夷夏兵数万救之。至潞河,知周将宇文神举屠范阳,遂还据黄龙。所以,傅山评价说:“傅伏死不如叱干苟生、田阉敬宜,生不如高宝宁。”

标签:
上一篇:傅说传说调查
下一篇:傅山论历代傅氏名人(二)

本文现有0条评论:

    欢迎您发表评论: